设为首页】 【加入收藏
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动态 产品资询 常见问题 名片参考 旗下网店 联系我们  
 
欢迎您!今天是 ,您是本站的第 1196799 位访客。
下单系统登录 用户名:
 
热点新闻
  发名片有什么技巧啊
  广州天河区名片印刷可货到付款
  常见职务、职位中英文译名
  英语四六级考试今日开考 报考人数约为..
  名片常用职位英文翻译
  最新创意名片设计合集(组图)
  跑业务的学问
  白切鸡-票选广州名片之传统美食
  广州越秀区名片印刷可货到付款
  业务员名片是生意的开始 换个角度你就..
名片欣赏
西门口-票选广州名片之故里名居 
发布者:xiexingqing  发布时间:2009/10/23 20:49:09 查看748次   字体:[] [] []

西门口 城池上奏一曲市井阙歌

摘要:明清两代广州城门的正西门跌落凡尘,成为市民吃喝玩乐的首选之地,名胜亦市井,这就是西门口。

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走出地铁西门口站,吃喝玩乐都方便。

    ①光孝堂,与光孝寺相距仅百米,1924年落成,全名“中华基督教会光孝堂”。

    ②建于清朝的宝生大押曾是广州的最高建筑。

    ③光孝寺,广州年代最早、规模最大的佛教名刹。

    在广州看见世界

    让世界看见广州

    GZ

    广州名片故里名街系列

    总第55期

    候选名片54号

    西门口

    提名辞

    明清两代广州城门的正西门跌落凡尘,成为市民吃喝玩乐的首选之地,名胜亦市井,这就是西门口。

    地理

    西门口在中山六路和中山七路相交处一带。东界约为光孝路、纸行路、人民路,西界约为光复北路,北界约为净慧路,南界约为光塔路。因明清两代广州城的西门而得名。西门瓮城遗址在中山六路与中山七路相交处,城门在20年代辟建马路时拆毁。附近交通便利,有回民饭店,广州市妇婴医院等单位住宅。

    索引

    西门口,明清两代是广州城门的正西门,附近多名胜古迹,光孝寺、六榕寺、光孝堂、环圣寺光塔、五仙观座落其中。尤以光孝寺得名,这座2000多年前的南越王室故居,亦是岭南第一佛寺,至今仍存中国最古老、最大而又最完整的铁塔。近年,附近一带兴建起一批现代化的购物、商住大厦,低矮的民居、高贵的豪宅错落有致,除是五金家电商场云集之地外,还是市民吃喝玩乐的首选之地。

    街春秋

    想入城先典当,从束缚到解放

    缺乏安全感,所以树起心的樊篱。古时将相,为免城池遭侵虏,亦广筑城墙。广州城如此。

    资料记载,古时广州,南面临江,有“天字码头”,东西北三面则被城墙包围,东起“大东门”,西至“西门口”,北至“小北门”,进出城内,必经城门。

    城墙只有一道,在冷兵器时代看来稍欠安全。为加强防御,便又在重要入口的城门外面加建一圈,有的呈四方形,有呈半月形。这些迂回的区域,有利于古城的防守,人称瓮城,有的又称“月城”。于1996年被考古学家挖掘出来的西门口瓮城遗址,当年正担当了这些功能。

    广州市文化局考古副所长朱海仁介绍,西门口城门在明清时期是百姓进出广州城的主要出入口。老百姓进出必拿出东西典当,故而在城门附近,多典当铺。

    清朝乾隆时期搞海禁,就只许广州通商。而当时的清朝看不起商人,就把商人赶出城外,只许商人在西门口外面做买卖。被驱逐到城门外的商人开起外贸商行(也叫“洋行”),并逐渐带旺周边的市场,形成今天的“十三行”。在朱海仁印象中,建于清朝的宝生大押正是在城门之外。它与大东门典当铺对应,是当时广州城的第三大典当铺。

    其时广州城惯以甫称谓地名,光复北路是第三甫,上下九路是第十九甫。荔湾区原历史编撰委员会主任胡文中说,清朝时广州城曾被攻破,就是先从西门口城门攻破,并被进行大屠杀,“据说是从第一甫杀到第十九甫”。

    清代,西门口附近一带是纺织工业区,到民国时期则形成主要以卖棺材与殡葬服务用品为主的市场。

    上世纪20年代,陈济棠在广东任职期间,大兴土木辟建马路,拟建设西南铁桥(今珠江大桥位置处)以便连接粤西。西门口城门被拆毁。但路一直没铺好,破破烂烂,被人称为“烂马路”,直到解放以后路面才修好。1959年,中山八路开通,改革开放后,政府在这里拓宽修建了中山七路。

    胡文中说,上世纪80年代,金花街道成为广州市第一条旧城改造的街,被规划建设起八九层的建筑,中山七路的兴隆里是其一。

    到了90年代,高达二三十层的建筑相继落户于此。如今,西门口广场、越秀新都会大厦、捷泰广场等大批写字楼或特色市场在周边不断冒出;附近有百佳,乐购、家乐福等大型超市;而西华路一带,则遍布各类特色风味餐厅。

    从自我幽禁的城池,到统一的行业市场,到开放性的各行业市场。西门口的演变,走的是市井的路子。而今,漫步其中,入目的除了名胜古迹,各类市场,还有相隔数百米便出现的公共厕所。这其中或已隐喻,这一带的确是市民吃喝玩乐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街·坊

    打铁铺、棺材铺、殡仪馆……都是乡愁

    ●讲述人:廖六妹,75岁,居住荔湾区光复北路

    西门口,曾是廖六妹的乡愁;而今,是她的故乡。

    父亲廖更,16岁离开广东佛冈到广州谋生。先是卖禾镰,后学打铁,再后来,在荔湾区光复北路有了自己的打铁铺———正义里打铁铺。他雇用七八名工人,还娶了当时广州郊外沙河的女子梁信明为妻。两人生了15个孩子,只有4个拉扯大,廖六妹排行第六。

    旧时女子多卑微。5个月大时,廖六妹就被父母送回佛冈水头镇当童养媳。那里远离西门口,往返需走水路,相聚不易。

    直至14岁,廖六妹方找到西门口的记忆。表哥在正义里打铁铺打铁,那年春节过后,她被他带到父母面前。

    父母一家就住在正义里打铁铺(现光复北路椰城宾馆)里。铺子深长,外面营业,里面住人,附近店铺多雷同。除了打铁铺,还有卖头痛散的药店,镶牙的牙医诊所……一天到晚,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打铁铺门口,是一条臭涌,即西濠涌。这条在父辈眼里曾清碧的河涌,己经见不到人在涌里扬箕淘金,更多的时侯,上面漂满垃圾,“成日漂满死鸡死猪,一直臭到长堤”。涌两岸的衔接,大多只借助一块木板搭就的独木桥。

    出门往右走不远,就是一条沆沆洼洼的马路,当时人们都称之“烂马路”。在很多年以后,讲起中山七路,廖六妹的眼里就浮现它最初的破烂。西门口的城墙就在其中,这片断壁残垣曾是孩子们的乐园。在父母身边逗留的大半个月间,廖六妹曾怯生生地跟随弟妹到此游玩过。

    西门口城墙斜对出不远(现光复北路至西华路口一带),是连片的棺材铺;而宝生大押旁(现长庚首约门口的中山七路一带)则卖寿衣冥纸等殡葬礼仪用品:“只有穷人才去的”方便医院(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)也在不远处。这间“因为聚集了众多等死的穷苦人”的医院还一度易名为“别有天”,是广州市的殡仪馆。曾有几次,母亲带着廖六妹与弟妹们穿过这些令人生畏的店铺前,走到中华戏院(现西门口广场位置)看戏。

    在廖六妹眼里,母亲梁信明算是广州较早的炒楼者,曾在中山七路等地都买过房子,“加起来有五六间”,至今尚存的一套,在现光复北路创发茶餐厅对面。她将房子店铺租出去,租客便付给她大米。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其时,西门口附近是连片的木屋,后来演变为砖瓦屋,直至上世80年代,政府在这里大兴土木,陆续建起大批高层水泥楼房。母亲买的房子,令长大成人的4个子女有了安居之地,他们在拆迁中各自都获得政府补给的房子。

    廖六妹在1957年才正式回到广州。她说,这是“土改”后,政府得知她是旧社会压迫的牺牲品,就把她找了回来。那一年,她24岁。初回广州,她曾做过保姆,后来到了广州市果品公司。29岁那年,与一名橡胶厂工人结了婚。也就在那些年间,光复北路一带的店铺,包括父亲的正义里打铁铺在内均被“公私合营”。

    经过一些时日,廖六妹才融入西门口。“文革”期间,父亲病死,被拉到“别有天”火化。在上世纪90年代初,母亲将死,回到了佛冈乡下,后来土葬在佛冈。

    如今,廖六妹已人至古稀,在光复北路过着悠闲的退休生活。在这里生活半个多世纪,佛冈于她已是遥远的记忆,只有西门口这一带,才是她认定的故乡。

    唯心

    没有不能逾越的墙

    看一个人的好,在于看他的体贴;看一个城市的好,在于看他的宜居;看一个官的好,在于看他的亲民。西门口,如今打的就是那张亲民牌。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想必长埋这片土地下的古人,也曾体味受过“碰壁”的滋味:城外的人好不容易摘了一担辣椒豆角,欲进城换几两银买些猪头肉解一家人之馋,偏却遇上城门大关只得次日再进城;而城内的人,有可能急欲出门寻找一服等着救人的药方,碰巧城门己关,就只能睁眼看天亮再行事。

    这种困顿,与《围城》无异:城里的人想出来,城外的人想进去。由此可见,城门的功能,除却抵御外来入侵之功,还有拒人于千里之外之能。我不知道古人对城门有着怎样的情愫,但我能体会,隔着一道墙、一扇门却又不能逾越,那是一种焦熬,一种变相的幽禁。

    好在,时光的推手逐渐把这些历史的城墙推倒。城里城外之间的藩篱去除了,广州城也豁然增了N倍。从旧时仅“南面临江,东西北三面被城墙包围”的巴掌大小城,演变为今日包含了10区2县级市,占地7434.4平方公里的大广州。

    就像在为过去的禁锢赎罪,西门口近年一直在走亲民的市井路线。从近年挖掘出的西门口瓮城遗址,到保存完好的光孝寺、宝生大押、光孝堂……这些带着历史锈色的古迹,向我们推开一扇忆古思今的心灵窗户,也是一枚寻找老广州城的钥匙。

    既然给了我们玩乐的场所,吃喝之地又怎么会少?既然有了西华路的美食街,关注了人们的吃喝,公共厕所又怎么会少?我想这是我所见过最多厕所的一个辖区,几乎每行百米,就可看见一家公共厕所。这就是西门口的亲民与市井,既给他一副好的肠胃,也给他造就撒拉之所。

    这里的周围都是高楼大厦,但楼与楼之间的缝隙仍见缝插针保留众多低矮民居。达官贵人,与平民百姓之间的衔接过渡自然而然。我曾看见宝马香车招摇过此;也曾在向晚时分尾随一名古稀老人,看他拎着数十空矿泉水瓶到附近的公共厕所接水,再穿过几条窄街回家烧水洗澡。

    西门口不奢华,不俗套,亮着的是张亲民的面孔。

    冥冥中一切都有主宰。经年之后,我们都将是“别有天”前的一捧骨灰,光孝寺里的一缕香烟。所以,像西门口一样,简单就好,亲民就好。

    现场传真

    寻访跌落市井的精彩

    找一个假日,乘地铁在西门口站下车。无论从哪一个出口走出,都会与历史不期而遇。光孝堂、光孝寺、宝生大押、西门口瓮城遗址、六榕寺……一个个带着历史锈色的古迹依次映入眼帘。走得累了,随便找个地方歇脚,不愁找不到美食。

    西门口瓮城遗址

    从地铁西门口站走到中山七路,一抬眼,一片葱笼掩映处,便是瓮城遗址。

    这座曾作为广州抵御外来侵犯的西门口瓮城,如今潜伏在一片葱翠之中。美人蕉、木瓜树、木棉树、铁树等点缀其间,让人难以看到它本来的面目。如果不是旁边竖的文物保护招牌,或会有人以为那只是一个不对外开放的公园。

    1996年,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此发现了明代西城门瓮城遗址。瓮城遗址为拱卫城门,南北长50余米,东西宽18米,中部被埋在中山七路路底。南北两部分露于地面,被民居压着,一部分城墙在长庚街首约2号通往外面马路的阶梯上可见。近年来,吸引众多摄影家来此创作,直至为迎接亚运会城墙被有关单位镶上瓷片。

    宝生大押

    与瓮城遗址隔街对望的,是建于清朝的宝生大押。这座炮楼状建筑曾是广州市的最高建筑。家住附近街坊陈老伯说,碉楼在“文革”时曾被一间工厂进驻,后来才被主人要回。被修葺干净后的碉楼,至今甚少有人见它对外开放,朱红的木门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。落寞中默默吸引着路人好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光孝寺、光孝堂

    一字之差,截然不同的信仰境界。

    走在西门口一带,偶尔可以看见僧人,沿路亦有斋菜馆。仅附近一带,就有聚集了广州市四大丛林中的两家———光孝寺、六榕寺。

    民谚道:未有羊城,先有光孝。光孝寺是广州年代最早、规模最大的佛教名刹。

    从光孝寺出来沿西门口方向走,百米之外便是光孝堂。与光孝寺相拂,光孝堂的建筑风格是中西结合,采用意大利批荡,于1924年11月11日落成,取名“中华基督教会光孝堂”。夜晚时分,轻轻推开铁门,堂内的歌声便漏出来了。遁声踩着昏黄的灯光觅至主堂,一群成人男女正看着女指挥的手势高歌。钢琴如风般优雅,歌声似海洋宽阔,找个位置坐下来,放飞愁绪,不知不觉一天就近了尾声。

    西华路美食

    不知道有没有人留意过这个细节:西门口一带的街道,几乎不过百米,便可看见公厕。其厕之多,或许会令活动在珠江新城一带人的吐血。这个令人莞尔的细节或从侧面印证,附近食肆之兴旺。

    海鲜酒家、濑粉店、斋菜馆、烧烤店……走在西华路,一家家餐馆跳出来。在这里,你可以花逾千元吃一席,亦可花18元就吃到美味的牛扒饭。

    街·道

    商业已饱和“文”气稍单薄

    ●受访者:荔湾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原办公室主任胡文中

    广州市文化局考古副所长朱海仁

    多年来一直密切关注此地发展,胡文中看着西门口一带从此前从城乡结合部,变成广州市比较繁华的现代化城区。欣喜的同时,他还注意到附近高层建筑底层留做商场的建筑空置率较高。

    “光复北路很小很老的房子都开了店,但偌大的广场却几层空置。”胡文中建议有关单元调整租金,反思物业管理方法是否适当。

    就该地段的未来发展,胡文中建议根据此地的浮丘公传说,办大型的金饰、旅游纪念品、全国名优特产品专业商场;结合保留与开放乐行会馆,办大型中西乐器专业商场,另外或可“引进一些办公写字楼、文体娱乐场所或各种有特色的培训学校”。“增添一些有文化气息的场所”。

    而广州市文化局考古所副所长朱海仁提议,包括西门口在内的众多带有城市历史记忆的地方,无论是城市规划层面也好,改造也好,都应该重视保留一些历史文化元素。

    下期预告

    那时,昆哥住人民南,八妹住高第街,他们约会的“老地方”是南方大厦。在往后8年的拍拖时光中,从海珠广场到南方大厦,这段2公里的长堤路,他们一起走了无数遍。

    对于昆哥和八妹,他们的“长堤”是从海珠广场到南方大厦这一段,而普通广州人心中的长堤更长,从西侧六二三路口至东面大沙头,越秀区珠江北岸这条5公里的沿江地带。

    上南都网参与网络投票评选广州名片,欢迎留言报料推荐,地址:www.nddaily.com/special/gzmp

    采写:本报记者 邱永芬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摄影:本报记者 邹卫

广州名片印刷公司广州天天发名片网所有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://www.f36524.com【收藏本页】【打印此页】【返回上一页
  下一条:白切鸡-票选广州名片之传统美食   上一条广州美术学院-票选广州名片之名牌学府
  广州名片印刷公司-广州天天发名片网版权所有 sitemap
地址:广州市黄埔区下沙西横街20号102(地铁大沙地站附近)
电话:020-28936168 传真:020-82298382
Email:f36524@qq.com
  thunnet.com Designed By 广州聚锐设计 & 广州虚拟主机
粤ICP备11108497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