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】 【加入收藏
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动态 产品资询 常见问题 名片参考 旗下网店 联系我们  
 
欢迎您!今天是 ,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。
下单系统登录 用户名:
 
热点新闻
  发名片有什么技巧啊
  常见职务、职位中英文译名
  英语四六级考试今日开考 报考人数约为..
  广州天河区名片印刷可货到付款
  跑业务的学问
  名片常用职位英文翻译
  最新创意名片设计合集(组图)
  白切鸡-票选广州名片之传统美食
  业务员名片是生意的开始 换个角度你就..
  广州越秀区名片印刷可货到付款
名片欣赏
容庚-票选广州名片之风云人物 
发布者:xiexingqing  发布时间:2010-9-15 6:20:31 查看698次   字体:[] [] []

容庚:研契金文惊日下 收罗画帖震江南

摘要:他是中国铜器研究向考古学转变的标志性人物,是古文字领域的一大宗师;他一生不为名利,深爱自己的祖国,却饱受打压和欺凌;作为父亲和老师,他的学术研究和生活品行深深影响了自己的子女和学生,他就是容庚先生———前半生在北平,他奉献给了金文和商周铜器研究,后半生回归岭南,一直致力于古代书画篆刻研究。

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徐熹的《容庚读书图轴》,把一生正直唯真的容老画得栩栩如生。

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容庚与四女二子的合影。

    1931年时的容庚,时任燕京大学教授。

    1983年元旦阅读《人民画报》,这是容老先生生前最后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容庚旧居九如堂几经拆迁,已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容庚的成名作《金文编》的书影。

    提名辞

    容庚,著名古文字学家、考古学家和收藏家,一生出版专著30余种,其中《金文编》和《商周彝器通考》影响深远。

    索引

    他是中国铜器研究向考古学转变的标志性人物,是古文字领域的一大宗师;他一生不为名利,深爱自己的祖国,却饱受打压和欺凌;作为父亲和老师,他的学术研究和生活品行深深影响了自己的子女和学生,他就是容庚先生———前半生在北平,他奉献给了金文和商周铜器研究,后半生回归岭南,一直致力于古代书画篆刻研究。

    唯心

    他的痛苦不是肉体的禁锢,而是来源于隐瞒真相的时代

    1983年,90岁的容庚度过了他人生的最后一个春天,并留下了他生前最后一张照片。照片显示,在那个春天里,他仍关心国家大事,卧床不起的他手捧着封面印有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《人民画报》,关注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细节,可以说,老一辈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在他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尽管后来女儿这样描述他的父亲:他订了几十年的《人民画报》,从它创刊就开始订,非常关心国家大事,最后走只是因为他过年的时候摔了一跤,粉碎性骨折,之后就再也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本应该在追叙一个对国家学术有突出奠基性贡献的老战士时,大力地抒情并宣扬他学术之外的政治品格和高尚人生。但是我们却发觉,对于容庚,至今我们仍然可以这样简朴地概括:他一生专注青铜器与古代书画,不问政治。

    这里的不问政治不是矫情地隐居山林,不食人间烟火,而是诚实地真情流露地生活在属于他自己的年代。这位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饱受欺压的老人,在“文革”期间曾将一篇600多字的《容庚自传》交给一位香港友人,文章最后有一段这样的结语:一九四六年南归,以后整理国故,以传后人,甚少作画,如此一生,庶几其不负矣。光绪二十年八月初六日生,一九七□卒,年七十□。如今从这段结语留下的两处空格可以看出,容庚当年连活到80岁都不敢想,更不用说90岁了。30年后的另一个春天,他的弟子这样回忆他的老师:那时候他的心里总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如今,我们知道他的痛苦不是由于肉体的禁锢,而是来自一个隐瞒真相的时代。而30年后,当我们悉心整理容庚先生的人生往事,我却想起了古罗马诗人卢克莱修。他说,回头瞧瞧,那些在我们出生以前的永恒时间的过去岁月,对于我们是如何不算一回事,并且自然拿这个给我们作镜子,来照照我们死后那些未来的时间。

    人·后

    父亲严谨的言行影响着我们

    ◎讲述人:容璞(容庚女儿,排行第五。广州美术装潢设计公司设计师,现已退休)

    广州名片:你认为父亲对你们最大的影响是什么?

    容璞:他做学问非常认真,一丝不苟,这也是他对我们的主要影响。在教育我们方面,还是我们母亲比较用心,爸爸主要是用他的实际行动影响着我们。他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,之后就一直在他的书房里面工作。他也经常会出门到野外去,他搞考古学就总得跑野外。家里面的事情全都是我母亲在那里支撑,包括对儿女的教育。但从小他就对我们很严格,赌博、打麻将、打牌这些绝对不许我们做,连看电影都不让。他最关心我们的学习,每一年我们的学习成绩一定要给他看,好的他就表扬,不好的就要批评了。他的东西从来都很整齐的,也不许我们动。因为他是做考古的,在家里收藏了很多器皿,小时候,他一有朋友来,就会叫我们热情地把所有东西一件一件地捧出来给客人看。

    广州名片:你们那时候住在哪?

    容璞:在北平。住的地方叫东莞会馆,生活条件很艰苦。当时家里比较困难,我们四个小的,还在念小学和中学,四兄弟姐妹睡的床下面就是他的四个大箱子,上面加个床板就是我们的床,客人来了他会把床板掀开,然后一件件拿给客人看,看完之后,又一件件地收进去,他对此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广州名片:平时的生活工作之中,容庚先生是一个怎样的人?

    容璞:他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,他对他的学生都很亲切、很热心,甚至直到80岁,他还经常到研究生宿舍去看他的学生,有一些业余的学生来拜访他,无论年长年少,他总会亲自送下楼去,很热情的。他从小就教育我们要热爱祖国,很强调这个,1937年日军攻打卢沟桥,当时他是燕京大学的抗日委员会主席。因为我是搞美术的,当时我很喜欢一些日本的小玩具,非常精致,但是买回来之后我爸会很生气,勒令我烧掉它们,绝对不许我们买日本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生活上,我爸一向非常朴素。小时候我们念的学校有制服,女孩子穿着蓝布长衫,我跟我妹妹只差一年,当时家里没有钱买,我爸爸就让我妈将他自己的蓝布长衫一件改成两件给我们穿。我曾经捐过一件他穿了60年的冬天的棉长衫。他平常冬天就是蓝色的中山装一套,到了夏天就是白布的唐装衫一套。

    人物志

    跟随舅父学习文字学

    1894年,容庚生于世代学习文史的广东东莞县一个家庭。出生那一年,正是甲午中日战争的开始,父亲对于容庚的到来赋诗表示了自己对儿子的希望:时局正需才,生男亦壮哉。但在容庚14岁那年,父亲过早逝世。母亲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儿子的成长和造就上,她决定让儿子到广州接受更好的教育。那时候四舅邓尔雅正好在广州启明小学教书,容庚接受了他的指导,初步获得了文史、刻印等方面的知识,并为他以后从事专业研究奠定了基础。

    1911年,辛亥革命前后,容庚在广州上过教忠师范、广东高师附中,直到1916年毕业东莞中学。后来,他专心跟四舅学习文字学,跟二叔学习书法,并走上了专攻文字的道路。年纪轻轻,就在邓尔雅的指导下,根据拥有的材料进行研究,编写他的成名作《金文编》。1921年在编写进程中,还在东莞中学教“文字源流”课。半年后,因为校长提倡男女同校被撤职。斗争失败,容庚北上北平。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《金文编》受罗振玉青睐

    1922年,容庚经天津见到国学大师罗振玉,拿出《金文编》稿请教。罗振玉大为赞叹,主动向北京大学金石学教授马衡推荐他。容庚因此被破格录取为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研究生。由于经济需要,他半工半读,一面为研究所整理古物,一面继续增订修改《金文编》。不久,他接受了燕京大学的聘请,晋升为教授兼《燕京学报》主编,并开拓了研究的新领域———商周彝器。后来还撰写出商周铜器史上集大成之作《商周彝器通考》上下编。

    回归岭南授课中山大学

    上世纪40年代,北平沦陷。燕京大学外迁,他被迫留在北平。敦促他留下的主要原因是他难以割舍的事业上有关的研究资料,因为他未完成的著作草稿、珍贵书籍、古物无法转移和保存。1946年,燕京大学复原,容庚被停聘,无奈之下只好南下。他被岭南大学聘为国文系教授兼主任。由于工作和地区的变动,研究资料非常缺乏,导致了他的很多研究工作无法展开,于是把方向和兴趣转向了古代文人书画,连他自己都认为,他在古文字所得的成就,主要是在北京。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1952年,院校调整,岭南大学并入中山大学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时期,容庚被打为“反动的学术权威”。他在承受被批斗的折磨之余写出数本名作,比如《丛帖考》、《历代名画著录表》等。1983年3月6日,逝世于广州。

    功德簿

    金文和铜器学

    容庚从中学毕业之后,到去世前近70年,断断续续从事金文和青铜器的研究。可以说,他是中国青铜器学新体系的建立人。《金文编》是他的成名之作,也是一部内容丰富,体例严谨的商周金文字典。他的另一部重要著作是《商周彝器通考》,这是中国铜器研究史上的集大成之作。1941年由北京哈佛燕京学社出版,此书虽然距今逾50年,却仍然为研究青铜器的重要参考书。

    甲骨文

    容庚早年在研究金文之余,对甲骨文也有多加探索,在燕京大学便曾以“甲骨文”开设课程。他关于此方面的著作也很多,比较有影响的《甲骨文概况》分发现、作家、著作三部分论述,对初学者认识此门学问的研究发展有很好的启发作用。

    文字学

    容庚虽然是一位古文字学者,但不反对简体字,而且积极倡导,1935年在燕京大学开设“简笔字”一科,取《平民字典》所收4445字,加以简化,并汇集成《简体字典》,后来其中好些字体都被采纳于简体汉字之中。

    书画篆刻之学

    书画篆刻是容庚取得比较大成就的另一方面学术。在这方面,他非常有影响力的著作主要有《颂斋书画小记》、《历代名画著录目》等。

    帖学

    帖学研究在容庚的晚年学术生涯中,占有相当的比重,开拓了自宋代以来丛帖的综合且深入的探究,并取得空前的创获。他的《丛帖目》是后人研究历代丛帖的重要参考书。

    人·品

    容老一生爱国、耿直、心口一致

    ◎发言人:曾宪通(中山大学中文系退休教授,容庚弟子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任容庚助教)

    《商周彝器通考》修订困难重重

    1959年,我还没毕业的时候就跟随容先生了。那时候中山大学学习苏联模式,招收副博士研究生,我就是其中一员,可以说,容先生是中国最早招博士的导师。

    早在1954年6月,容庚先生就致函当时在中国科学院任院长的郭沫若,建议增订《金文编》和《商周彝器通考》二书。后来第三版《金文编》经郭沫若介绍由考古出版社出版,而《商周彝器通考》因为资料不足,被搁置了下来。直到1962年,修订《商周彝器通考》被列入文化部项目。于是,容庚先生带着我们四名弟子人北上,先后到19个城市的博物馆、文物队和考古遗址作调查和采访。所到之处,地方都安排较高规格的接待,但容庚先生为了节约国家开支,都一一谢绝。比如在北京,文化部安排住新桥饭店,他却坚持要住故宫西角楼招待所,招待所没有服务员,床铺被褥都是租来的。但是后来爆发“文化大革命”,他首当其冲,被扣上“反动学术权威”的帽子,家里的图书资料全被封存起来,《商周彝器通考》最后也没有修订完。

    他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

    容先生属于中国老一辈知识分子典型的代表人物:一生爱国、耿直,心口一致,心里想什么,嘴里就说什么,从不拐弯抹角。在那个比较动荡的年代,他自己曾经有一句名言是“说人人心中所有、人人口中所无”。正因为敢于说真话,几乎在每次政治整风运动中,他都备受批判。比较庆幸的是他周围的群众、领导都对他本人比较了解,知道他不是真正的坏人,所以多数人还是保他的。不过他那时候有很多属于“三反”言行,所以他受打击的命运并没有因此而改变,有人曾经这样评价他为“知识分子的晴雨表”。

    人·迹

    九如堂 无人再识故人楼

    中山大学南校区,从西门进去,记者一路向保安、学生和一些中年人询问,谁都没有听说过“九如堂”,更不知道它在哪里。后来从容庚的弟子曾宪通那里才知道,“九如堂”是“文化大革命”前建的,是当时岭南大学给中国最高级别的一些学者建的九栋楼,现在已经不存在了,旧址在中大南校区内的康乐餐厅以东,附属幼儿园的对面。这里是一片隆起的高地,上面有围墙,围住的是几十年楼龄的楼房。幼儿园的门口有一条斜向上的路,一棵围墙里的大树将主干伸到了围墙之外,有铁柱子支撑着。

    西南区教工宿舍75号 容老最爱的住处

    中山大学南校区里面,已经没有两位数的门牌号,上世纪80年代里面的许多建筑陆续重建,也统一将所有门牌都换成了三位数。西南区75号二楼,容庚老先生在这里住了五六年,是他曾经不舍得搬走的一个住处,他在那里接待过许许多多慕名而来的学生,整栋建筑两层楼,一个门进去,一共住了12家。现在“西南区教工宿舍75号”已经不复存在,它的旧址在现在中大的“曾宪梓楼”对面,那一整片也都是后来新建起来的民楼,也是一片渐渐往北高起来的高地,路边有一整排参天大树,树干都显得有些朽了,转角的地方却发现一大丛翠竹。

    陈寅恪故居 仍留有容庚遗作

    1979年,年过八十的容庚老先生被劝说搬到了东南区1号,即陈寅恪故居的二楼居住。如今穿过木篱笆的门,从那条掉色的白色小道进去,正门有三级台阶,拾级而上,红色的木门打开着。进门就可以转上楼梯,二楼前后各有一个阳台,后阳台比较小,上面有青色的植物叶子从一楼一直生长上来,缠着阳台的铁栏杆,这边的阳台门有三重,中间一层是特意加上的纱窗门。西边的大阳台有三个盆栽,放着数张椅子。管理人员告诉我们,这里都是按照陈寅恪先生当年居住时的摆设整理的。故居的一楼留有一间书房,书架上摆放着很多与容庚有关的书,包括他的文集和书画集。进门的地方在地上有一条明显的水泥痕迹,管理员说这曾经有一堵墙,现在拆掉了,当年在门与墙隔开的地方放满了容庚先生的字画,都是用箩筐一个个放满了叠起来的。

    人·事

    助郭沫若完成《两周金文辞大系》

    容庚先生大力协助郭沫若完成《两周金文辞大系》,曾经是学术界广为流传的佳话。传说1958年,当《两周金文辞大系》在国内印行的时候,郭沫若即从稿费中提取500元汇交容庚先生,作为归还20多年前容庚先生为其预支《大系》的版税,以践前约。

    一次“无厘头”的搬家

    话说当年中山大学劝说容老搬家的原因有点“无厘头”。因为很多外国友人拜访容老先生,他又是热情好客之人,每次必定亲自下楼将他们送至门口,外国友人一般都随身带了相机过来,容庚老先生自然不会拒绝与他们合照,而当时楼下养鸡,相机正好可以摆在鸡笼上面,因此鸡粪和鸡毛难免沾了一些到相机上,很多外国友人就纳闷:岭南这么出名的一个教授,怎么住在这种地方?据说正因为这个,“碍于面子”校方再三劝说老先生搬到东南区1号即陈寅恪故居去住。

    下期预告

    陈序经,著名历史学家、社会学家、民族学家、教育家,曾任广州中山大学副校长、广州暨南大学校长。

    上南都网参与网络投票评选广州名片,欢迎留言报料推荐,地址:www.nddaily.com/special/gzmp

    采写:南都记者陈坚盈 实习生 罗松龄

    摄影/翻拍:南都记者陈坚盈 实习生 罗松龄

广州名片印刷公司广州天天发名片网所有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://www.f36524.com【收藏本页】【打印此页】【返回上一页
  下一条:白切鸡-票选广州名片之传统美食   上一条广州美术学院-票选广州名片之名牌学府
  广州名片印刷公司-广州天天发名片网版权所有 sitemap
地址:广州市黄埔区下沙西横街20号102(地铁大沙地站附近)
电话:020-28936168 传真:020-82298382
Email:f36524@qq.com
  thunnet.com Designed By 广州聚锐设计 & 广州虚拟主机
粤ICP备11108497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