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】 【加入收藏
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动态 产品资询 常见问题 名片参考 旗下网店 联系我们  
 
欢迎您!今天是 ,您是本站的第 72741 位访客。
下单系统登录 用户名:
 
热点新闻
  发名片有什么技巧啊
  常见职务、职位中英文译名
  广州天河区名片印刷可货到付款
  英语四六级考试今日开考 报考人数约为..
  跑业务的学问
  名片常用职位英文翻译
  最新创意名片设计合集(组图)
  白切鸡-票选广州名片之传统美食
  业务员名片是生意的开始 换个角度你就..
  广州越秀区名片印刷可货到付款
名片欣赏
陈寅恪-票选广州名片之风云人物 
发布者:xiexingqing  发布时间:2010-9-14 6:21:35 查看671次   字体:[] [] []

陈寅恪从“三无”学者到“教授中的教授”

摘要:他只有高中学历,却成为国学大师,连清华大学的教授都来旁听他的课,被称为“教授中的教授”。他博学多才,以史名家,但决不仅仅是一个史学家。

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中大东南区1号楼为陈寅恪故居,那条白漆小径被称为“陈寅恪路”。

    陈寅恪与妻子唐筼及三个女儿合影。 (资料图片)

    陈寅恪耗10年撰写《柳如是别传》,用意之一便在于彰显这位奇女子身上的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。

    中大永芳堂的陈寅恪铜像,一代大师失明的眼里分明泛着智慧之光。

    晚年失明,在助手黄萱的帮助下著书立说。(资料图片)

    陈寅恪首创“以诗证史”的史学研究方法,《元白诗笺证稿》便是见证之一。

    GZ

    在广州看见世界 让世界看见广州

    广州名片风云人物系列之奇才篇

    总第216期

    候选名片215期

    陈寅恪

    提名辞

    他只有高中学历,却成为国学大师,连清华大学的教授都来旁听他的课,被称为“教授中的教授”。他博学多才,以史名家,但决不仅仅是一个史学家。

    索引

    清朝著名诗人陈三立的第三个儿子。陈寅恪从小就能背诵十三经,广泛阅读经、史、哲学典籍。陈寅恪原攻比较语言学,通晓多种文学,对佛经翻译、校勘、解释,以及对音韵学、蒙古源流、李唐氏族渊源、府兵制源流、中印文化交流等课题的研究,均有重要发现。在《中央研究院历史研究所集刊》、《清华学报》等刊物上发表了四五十篇很有分量的论文,是国内外学术界公认的博学而有见识的史学家。

    人物志

    留学海外,辗转三大洲五个国家

    陈寅恪,江西义宁(今修水县)人,1890年7月3日生于湖南长沙。都说富不过三代,而寅恪一门,却三代尽得风流。他的祖父陈宝箴是清末著名的政治家、思想家,父亲陈三立是清朝著名爱国诗人,清末“四公子”之一。陈寅恪从小就能背诵十三经,广泛阅读经、史、哲学典籍,未满12岁的陈寅恪已经和兄长一起踏上去东瀛求学的路程,他先后在三大洲的五个国家留过学。陈寅恪主攻比较语言学,通晓多种文学,对佛经翻译、校勘、解释,以及音韵学、蒙古源流、李唐氏族渊源、府兵制源流、中印文化交流等课题的研究,均有重要发现。

    执教清华,被称为“教授中的教授”

    陈寅恪自1926年留学回国后,就任清华大学研究院教授,是当时清华“四大导师”之一。之后,成为清华大学唯一的中文系“合聘教授”,在师生中享有“盖世奇才”、“教授中的教授”、“太老师”等称誉。在清华校园里,不论是学生还是教授,凡是文史方面有疑难问题,都向他请教。大家称他为“活字典”、“活辞书”。他讲课时,研究院主任吴宓教授是风雨无阻,堂堂必到的听课者;其他如朱自清等水准很高的教授,也常到教室听他讲学。哲学专家冯友兰,当时任清华大学秘书长、文学院长,可每当陈寅恪上《中国哲学史》课时,冯先生总是恭敬地陪着陈寅恪从教员休息室走出来,静静地坐在教室里听他讲课。陈寅恪讲课时总是端坐而讲,所论者皆关宏旨,绝无游词;态度严肃,从不哗众取宠;认真负责,极少旷课。讲课虽多平铺直叙,但听课者并不感到枯燥。

    颠沛流离,在战火纷飞中度过十二年

    “七七事变”后,中国人民的全面抗战爆发,当时在清华园内都可以听到交战的炮声。1938年,清华大学与迁往云南的北京大学、南开大学组成了“国立西南联合大学”,因为时常要“跑警报”(躲避日机空袭),因而作了一副对联:见机而作,入土为安。(“入土”者,躲入防空洞也。见机而作,入土为安都是普通成语,但其运用之妙,却令人叹服。)

    有一日,警报响起,联大的教授和学生四下散开躲避。刘文典跑到中途,忽然想起他“十二万分”佩服的陈寅恪身体羸弱且目力衰竭,于是便率几个学生折回来搀扶着陈往城外跑去。他强撑着不让学生扶他,大声叫嚷着:“保存国粹要紧!保存国粹要紧!”让学生们搀着陈先走。1939年,陈寅恪接到英国牛津大学的聘书,但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全面爆发,被困居香港,后又从广西到西南,颠沛流离,因为生活清苦贫寒、营养不良和用功过度,双目渐渐失去视力,成为一名“盲人教授”。

    栖居广州,影响一代代中大学子

    为了寻找“避秦”的“仙源”,陈寅恪来到了位于广州的岭南大学,他在康乐园度过了最后20年,一生中最主要的学术著作,都是在康乐园完成。有一年开学,学生们到他的住所门前拜见。他问学生:“你们有没有人想考北大的?”学生静默,陈先生说:“你们不用去了,北大的(老师)都是我的学生。”陈寅恪在中大备受尊崇,他的寓所是最好的,薪金是最高的,50年代中期实行工资制评定工资等级时,他的工资是每个月381元,被人羡称“381高地”,在交通方面的待遇等同校长。陈寅恪提倡“但开风气不为师”,以“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精神”为学术底线,特别强调“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,真理得以发扬”。宗师懿范,影响了一代代中大学子。传说陈寅恪有“三不”,“别人讲过的我不讲,书上有的我不讲,我讲过的不再讲”,这一“三不讲”典故一时传为佳话。

    功德簿

    著书立说,跨越历史、文学、宗教等多个领域

    陈寅恪一生中为人们留下了大量著作,内容涉及历史、文学、宗教等多个领域,为后来人开辟了新的学术领域,更提供了新的治学方法,民国以来即广为学界所尊崇。《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》(非亲笔所著,是学生后来根据笔记整理的)、《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》、《唐代政治史述论稿》、《元白诗笺证稿》、《柳如是别传》、《金明馆丛稿初编》、《金明馆丛稿二编》、《寒柳堂集》、《陈寅恪学术文化随笔》、《陈寅恪文集》等都是实在的学术著作。

    陈寅恪所掌握的世界各国和地区的语言有二十二种之多,而且还精通很多少数民族的语言和有的早已消失的语言,比如蒙、藏、满、日、梵、英、法、德和巴利、波斯、突厥、西夏、拉丁、希腊等语言,他对少数民族以及外国与中国的文化联系上做了很多翻译、校勘、解释工作。

    以诗证史,填补隋唐史学研究领域空白

    陈寅恪是最早提出“敦煌学”名称的第一人,他对古史研究的成果,体现在他不仅开拓创建了许多研究领域,而且创新了许多研究方法,他从文化、种族、家族、门第四大突出特点,对古史进行了分析研究,令人耳目一新。陈寅恪看到,中国私家撰述的史中容易诬妄,而官修的则歌功颂德的成分多,因而应该从诗词、小说等途径,发现新史料。他将“以诗证史”作为一种方法,运用到文史研究领域,他还提出了历史研究的考据学的新学科,他运用科学方法来研究中国历史,他把政治史和文化史的研究融为一体,填补了隋唐史学研究领域的空白。

    人·品

    爱国文人,宁愿饿死不吃日本米面◎发言人:王川,四川师范大学教授,著有《学界泰斗陈寅恪》一书

    陈寅恪很爱国,这从他大女儿和二女儿的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。长女流求诞生时,倭寇气焰未炽,然台湾已沦入倭手三十余年,陈寅恪家国之思甚切,又以外家之渊源,故命长女名以海岛之别称,次女陈小彭的名字也牵连及台岛左近岛屿。

    一九四一年冬,陈寅恪打算赴英国接受剑桥大学之聘请,同时医治目疾,结果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,进占香港、九龙,先生不得不困居九龙半年。当时的香港市面萧条,陈寅恪一家人过着饥寒交迫,疾病相伴的生活。有一个叫松荣的日本人做中日文化协进工作,为了拉拢陈寅恪,送去了几袋大米和面粉,日本宪兵往屋里搬,他们夫妇二人又用尽气力把大米和面粉往外拖,宁肯饿死,也坚决不接受侵略者的接济。

    人·后

    ◎采访对象:陈贻竹,陈寅恪哥哥陈衡恪的孙子“中国植物园之父”陈封怀次子,广州华南植物研究所博士生导师

    从“大字报”上才知叔公是“名人”

    陈贻竹现在也已经69岁了,退休以后又被华南植物研究所返聘回来做生态科学方面的研究,记者在科研办公楼206房间见到了他,办公桌上是一台老式的电脑,谈起自己的叔公陈寅恪,他的记忆也比较模糊,“我在中山大学读书时,才第一次见到叔公,那时候几乎每个周末我都会去他们家里,有时候自己去,有时候和同学们一起去,那时候他的眼睛已经看不清楚了,我去的时候他大多数都在二楼休息,我和他的助手接触得反而更多一点。印象中他从没有穿过西装,穿着打扮都是‘正宗国货’,同学们都不相信他是留洋归来的大学问家。因为我的父母很少提起叔公,家里也没有其他人跟我讲,我还是从学校的大字报上了解到叔公原来还是一个‘名人’,那时候的说法是‘反动学术权威’。我在大学里念的是生物,他不懂生物,我不懂文学,我们说什么好像都不在一个平台上,所以很少共同语言,我对他的只有敬畏,我经常扶着他在寓所前面那条白石灰路上散步,有时候陪他去听京剧,还记得有一次有一个京剧团来学校演出,我陪他一起去看,他穿着唐装坐在前排,虽然看不清楚,但他的耳朵很好使,能听出来哪里唱得好哪里出了错。”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小女儿陈美延20年来一直在搜集整理父亲的文稿

    陈寅恪是一代史学大师,陈贻竹的祖父陈衡恪是个著名画家,与鲁迅交谊甚厚,常与齐白石切磋画艺,但他们的后代所学的专业都跟文史沾不上边,陈寅恪的大女儿陈流求学的是临床医学,二女儿陈小彭学的是园艺,小女儿陈美延学的是化学,陈衡恪的儿子和孙子都是一辈子和生物打交道,这里面有时代的原因,“那个年代,学文科是很危险的。”但陈寅恪的三个女儿从来都没有忘记父亲的伟大,陈寅恪的著作得以面世,她的小女儿陈美延功不可没。因为战乱及“文革”期间抄家等原因,陈寅恪的文稿时流失了许多,陈美延20年来一直在搜集、整理父亲的文稿。陈美延是学化学的,因为专业的原因,在整理陈寅恪的书稿来肯定有一定的难度,但她一直坚持不懈地做着巨大而繁复的工作,可以说,陈寅恪80%以上的手稿都因为她才能重见天日,就对社会的贡献来讲,她绝对称得上伟大。

    2010年,三个女儿合著《也同欢乐也同愁》纪念父母

    2010年,三姐妹又一起合著了一本名为《也同欢乐也同愁》的书,叙述了和父母一起生活亲见、亲闻的种种往事,书名取自陈寅恪的诗句,姐妹三人在后记中表示:“这种想法萌生已久,但由于种种原因,一拖再拖,我们姐妹均是耄耋老人了,若再不完成此心愿,女儿们也将随父母而去,就会成为永远的愧疚。我们决心拿起笔,不顾文墨拙劣,尽量记下尚未忘怀的往事,虽未必能将许多心潮起伏的感受用文字描述,仍要竭力叙述亲历、亲见、亲闻的事件,作为三姊妹对父亲母亲逝世四十周年的纪念。”

    人·迹

    陈寅恪铜像一代大师屹立永芳堂

    陈寅恪最后二十年的岁月都是在广州度过,中山大学永芳堂的大堂中央屹立着陈寅恪的铜像,这尊铜像,是以历史系78级全体同学的名义捐建的,作为陈寅恪的再传弟子,他们请来了最好的雕塑家。满头白发的蔡鸿生教授说:“要将盲者的眼睛雕塑出来,是最难的。”而铜像上,一代大师失明的眼中分明泛着光芒。

    中大东南区1号楼故居已成学术精神圣地

    陈寅恪晚年一直住在中山大学康乐园东南区1号楼。这幢建于1911年的洋楼,因由美国人麻金墨夫人捐资所建,故又称为“第一麻金墨屋”。从1952年起,这里一直是陈寅恪的住所兼教学教室。《论再生缘》、《柳如是别传》等名著,就是在这里完成的。因为他晚年视力严重衰退,只能略辨光影,学校便专门为他在屋前修砌了一条小路,并涂上白漆,方便他辨识。

    2009年11月12日,陈寅恪故居修缮后又重新开放。记者也来到北草坪上这个被称为“中山大学学术精神圣地”的地方,那条被称为“陈寅恪路”的小径在红房子绿草地的映衬下显得很醒目。

    故居一楼大堂的左壁正中为陈寅恪的铜像,上是陈寅恪的名句:“士之读书治学,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,真理因得以发扬。”右壁为陈寅恪故居简介。陈寅恪生前长期居住在这所房子的二楼,在客厅入口处的墙边树立的是陈寅恪当年最好的书架,内为陈寅恪当年使用的线装书,客厅内摆放着陈寅恪当年常坐的藤椅。起居室外的走廊是书房,这里也是陈寅恪的助手黄萱等人的工作场所,书房内摆放的全是陈寅恪当年使用的书籍,桌面上摆放着一把手摇铜铃,助手有时会用手摇铜铃提醒下课时间。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故居的走廊也是当年陈寅恪为学生们上课的教室,校方照顾陈寅恪行动不方便,让学生上门候教,一块小黑板挂在墙壁上,就成了简易的课室。现在,黑板仍然挂在走廊的墙壁上,漫步其中,耳边似乎还能听到陈寅恪的咳嗽声和提醒下课时间已到的铜铃声。

    人·事

    与周恩来一起挨打

    陈寅恪在德国留学期间,常与几个朋友在餐厅咖啡馆把酒清谈,有一天晚上,陈寅恪走进柏林一家华侨开的饭馆,无意中和周恩来与曹谷冰等几人相遇,由于政见不同,彼此争论起来。周恩来颇为雄辩,曹氏等人都说不过他,于是恼羞成怒中放下面包,抡拳便打,顺便把陈寅恪也抡了几拳。周恩来自感力不能敌,与陈寅恪撒腿便跑,情急之中竟误入了老板娘的房间,周与陈二人急忙把门关上,任凭外面如何叫阵捶打,就是置之不理,直到曹氏等人自感无趣退走后方才出来。为此,陈寅恪曾笑着对石泉说道:“没想到他们竟把我也当作了共产党,其实我那天什么也没有讲,只听他们辩论。”

    上联“孙行者”,下联“胡适之”

    1932年夏,清华大学国文系主任刘文典请陈寅恪拟清华大学入学考试国文试题,陈寅恪出对对子“孙行者”一题,一时引起舆论大哗,当时已经由政府明令,推行白话文达十年之久。陈寅恪此举引起社会各界不少批评,大多是说陈是在开倒车。因为对对子是旧式私塾的功课,而新教育没有这个内容。陈寅恪却坚持自己的做法,他的题目中有一个对子是“孙行者”,标准答案竟然是“胡适之”,“孙行者”在这里不光是一个人名,还有“孙子行走着”的意思,而“胡”是文言疑问词,“适之”是去哪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唯心

    “三无”教授凭什么抢手?

    大约五六年前,我还奔波在教育战线上做记者时,写过一篇名叫《有履历没学历》的稿子,采访了几个经验丰富,具有超人一样解决问题能力的“强人”,但由于少了一张大学文凭,公务员、大学老师这些金饭碗似的工作永远与他们无缘,他们只好辗转于各个私人企业之间,有的干脆自己办起了公司。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,我非常想“穿越”到1925年的清华大学,去采访一下“三无”学者陈寅恪是如何“混”入“国学研究院”的。那时候,“国学研究院”刚刚成立,虽然陈寅恪长期游学欧美,学问博大精深,但在国内却是“无名望,无著作、无学位”的“三无”学人。(南方都市报  www.nddaily.com 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 南都网)

    梁启超为了推荐陈寅恪,还曾与清华校长有过一番舌战。校长问,“他是哪一国的博士?”梁答,“他不是学士,也不是博士。”校长又问,“他有没有著作?”梁答,“也没有著作。”校长说,“既不是博士,又没有著作,这就难了!”梁启超生气了,“我梁某也不是博士啊,著作算是等身了,但加在一起还不如陈先生寥寥数百字有价值!”梁启超还说,“这样的人,如果不请回来就被外国的大学请去了。”

    清华的校长最终怎么做出决定的,无从考证,事情隔得太久,也采访不到当事人的心路历程,只知道刚刚年满36岁、还在德国游学的陈寅恪最终接到了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的聘书,这个只有高中学历的年轻人讲的课不但吸引了学生,还吸引了教授们前去旁听。

    对于学识和能力来说,学历重不重要?不重要,一点都不重要。陈寅恪的侄子曾经问道,“您在国外留学十几年,为什么没有得个博士学位?”他回答,“考博士并不难,但两三年内被一个专题束缚住,就没有时间学其他知识了。只要能学到知识,有无学位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陈寅恪是幸运的,生活在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民国时期,事隔这么多年,我们的打工皇帝唐骏为了叩开世界500强的大门,不得不谎称自己是加洲理工学院的计算机博士,在西太平洋大学做过辅导研究工作,其实,所谓的西太平洋大学根本没有校园,没有教室,只有一个办公室,还是与校长儿子的手机租借店共用的。

    文凭是什么?还不是一袭华丽的袍子,上面爬满了虱子。

    天气这么热,不穿也罢。

    下期预告

    容庚:我国著名古文字学家、考古学家和收藏家,在篆刻学方面也有很高造诣,历任燕京大学教授、《燕京学报》主编兼北平古物陈列所鉴定委员、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兼系主任、《岭南学报》主编、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等。一生出版专著30余种,所著《金文编》、《商周彝器通考》等为该领域扛鼎之作。

    上南都网参与网络投票评选广州名片,欢迎留言报料推荐,地址:www.nddaily.com/special/gzmp

    采写:南都记者 许琨

    摄影:南都记者 黄集昊

    (资料图片除外)

广州名片印刷公司广州天天发名片网所有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://www.f36524.com【收藏本页】【打印此页】【返回上一页
  下一条:白切鸡-票选广州名片之传统美食   上一条广州美术学院-票选广州名片之名牌学府
  广州名片印刷公司-广州天天发名片网版权所有 sitemap
地址:广州市黄埔区下沙西横街20号102(地铁大沙地站附近)
电话:020-28936168 传真:020-82298382
Email:f36524@qq.com
  thunnet.com Designed By 广州聚锐设计 & 广州虚拟主机
粤ICP备11108497号-3